画家许四海的艺术空间
画家许四海

  许四海,中国国学院大学书法教研室主任、导师,大公国学书法院院长,华粹书画院院长,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
  先后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宋庄画家村,山东济南、日照、淄博、寿光,湖南长沙等地成功举办个展。被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湖南电视台、人民网、中国军网、中国文化网、齐鲁网,《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法制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书画报》、《华商报》、《中韩文化杂志》、《汽车杂志》等二十多家媒体进行了专访报道,出版有《许四海画集》、《2007许四海自选小品集》、《2009许四海自选作品集》、《清风雅韵——许四海工笔画集》、《当代实力派艺术家——许四海》、《赵体楷书免墨水写字帖》等著作。
联系电话:13651248826阿辉

丹青翰墨心相融(姚昌德)

许四海
许四海
丹青翰墨心相融
─—军旅青年画家许四海其人其画写真
姚昌德
 
      一个方脸盘、阔嘴唇、浓眉似剑、双目有神的壮实小伙子;一个留着平头、办事果敢、有着干练和锐气的士兵;一个对工笔画执着刻苦、有胆识,在艺术上信心十足勤恳诚挚的青年画家─—这就是我对许四海的印象。真没想到,打开《许四海书画艺术》集,映入眼帘的是第二炮兵前司令员杨国梁上将题写的“军旅精英,画坛新秀”的词语。这本集子,是他已发表200多帧书画作品中,收入的部分获奖作品,可见其遴选之精。
      第二炮兵部队军士长许四海在二炮部队是个名人。他在完成大量而繁重的工作之余,创作的美术作品先后在全国、全军美展获奖10余次,并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画学会等均吸纳为会员,被中国画院、第二炮兵美术创作院等单位聘为专业画家,《中国书画艺术博览经典》、《当代书画艺术家大典》等书刊收录他数幅作品。
       刚过而立之年的四海出生于河北威县。幼年时,四海经常随父母穿梭于家、学校和医院之间,耳濡目染,对绘画所展现出那超凡脱俗的线条美,那空灵幽远的意境,如痴如醉。父亲所在乡医院一位侯大夫画画得好,为人誉满乡里,令四海钦佩,暗下决心要像侯大夫,做人也如此。而正是这位侯大夫和家乡浓郁艺术氛围的熏陶,牵着他这个懵懂孩童,推开书画艺术的一扇神秘大门,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尽管自小家境如贫,买不起毛笔、墨砚和纸张,但四海对书画艺术的追求和钟爱始终未减。他拿起烧剩的木炭头在地上信手涂绘,捡起一支旧毛笔蘸着从锅底剐下的黑灰在煤油灯下用作业本的背面练笔,找来写剩的粉笔头在柜子板上照着连环画描摹。中学时,他顶风冒雨骑车距县城15公里求艺拜学,得到了著名国画家陈丛容先生的教诲,为以后的艺术创作打下坚实的铺奠。
      1991年12月,许四海参军来到十万大山脚下的某部。湘西这块神奇的土地,给他的艺术生命注入了新的灵气。同时,也有了更为广阔的艺术空间。出板报、刻会标、写对联等,舞文弄墨的机会多了。为发挥特长服务部队,他不畏劳苦夜以继日地无偿给部队出数百块高质量的黑板报、墙报和橱窗,丰富了军营的文化生活。他充分利用点滴时间在仅有4平方米楼梯下的连队储仓室里苦练书画,技艺与时俱进。翌年许四海参加湖南省“绿洲之赞书画大赛”中美术作品荣获二等奖。
      三年后,他被调到了二炮机关工作,下意识到在首都艺苑高手如林的舞台上,深感自己艺术水平的差距,依然苦练不辍,几乎没有一天在深夜零点前睡过觉。1995年,经部队领导和名家推荐,四海来到中央美术学院深造,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认真聆听教员的每一课,用心揣摩技法理论,课余时间更是把全部精力用于丹青翰墨之中,潜心领悟书画艺术的韵、意、情、境之真谛。经过首都书画界名师专家的悉心指导,四海的书画艺术突飞猛进。但他不感到满足,无论是在公交车上、徒步行进中,还是在等候人、就餐时,总是不停地在身上、腿上、地上,写写划划,心追手摩,神随画走。一次,途经西直门,忽见一植物名属剑兰,当时只是一晃而过没有看清楚,不几日又专程驱车到此停步观赏。瞧他时而手扶茎、叶、花,瞪大双眼,仔细观察,时而取下随身携带的照相机拍摄,以便照着植物摹写。惹得行人驻足围观,不时侧目。四海是书画艺术痴迷者,感觉来了,只要拿起了笔,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潜心创作时常废寝忘食。夜深人静的夏季,往往是他灵感喷发的时候,为防蚊虫叮咬不惜用数瓶花露水涂抹全身。有时创作得晚了,他就连宿舍都不回了,困倦席地而眠。他的创作多是在夜间、熬夜、缺觉是长有的事,然而艺术创作对于身心、情感和滋养,又总是让他富有活力和情趣。
     追求天趣自然,笔下的各种花卉、草木
    和鸟虫等物象都显得生机勃勃,充满活力
     四海作画,为了达到画面活、色、声、香的艺术效果,善在画面中配以鸟、兽、虫、鱼等物象,画面半寂半喧,从而出现淡奇韵逸、鸟语花香的意境。既有现代审美意识里很强的装饰效果,又能摆脱传统工笔画的程式,并容入了西方绘画的手段,得出传统中的“技法渊源”。他绘画中更多的以理想手法表现一种拙朴厚重的色彩和水墨韵味,自觉地在写实与装饰的结合上强化大的线面和色彩关系,突出视觉冲击力和情感指向的秩序。绘法上由于多次渲染,使其鸟虫类画构图严谨,色彩浓重,层次感强,以程式化提纯自己对大自然的感悟。他的画,从作品构思到起笔、构图、落款,既缜密有致,又潇洒从容。在凝重与鲜活中求统一,在统一的色调下求变化,创造了一种异彩纷呈又洋溢着内在美的动人意境。他精研物象,察虫鸟之习性,写花卉之形态,追求天趣自然,笔下的各种花卉、草木都显得生机勃勃,充满生命力;其画面擅用虚实相应的处理手法,营造出多重空间和层次,耐人寻味极具宁静感;作品线描刻画精致入微,笔触具力度和韵律感,显示出高深的绘画技巧。他几乎没有什么流派观念,没有什么传承关系,他从不盯着一家去学,总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各方面吸取优长来丰富自己。他的成就是自己愣想、愣画、愣琢磨出来的,可谓真正的苦学派。
      对贫困失学少年或老年朋友,总是伸出
 关爱之手,使其感受关怀和温暖
      去年4月的一天,从河北打来的电话中传出一个女孩声音:“是许老师吗?我叫小慧,一个你不认识的……”后来才知道,这名16岁的农村姑娘因家庭困难而辍学,她是从四海出版的书中看到书画作品的。小慧是个热爱书画艺术的孩子,学习很刻苦,由于家庭比较贫穷无能力支配学费没法向更好的方面发展,这个电话是她带着十分复杂的心情鼓足勇气才打的。四海的热情鼓励,使这位姑娘放下心来,说出了她对追求艺术的决心和愿望。她向四海请教了一些在绘画中遇到的困难,并告诉了她最喜欢画马和猫之类的动物,后来,四海专程去《中国书店》为小慧买了近200元的书籍和绘画工具寄去,使她很受感动。小慧压根儿没想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她如此慷慨解囊,倾力相助。不几日,小刘按书定价汇款而来,四海又给她汇了过去。小慧收到款后激动地回电说:“我们全家人都被您善意的帮助感动得流出了眼泪,母亲逢人便说,没想到外面的好人还这么多”。后来,他们成了师生关系,他们经常打电话切磋技艺。在四海的帮助指导下,小慧很快步入了艺术的大门,绘画创作有了明显提高。
      去年冬,应北京世纪城老年活动中心邀请,让四海利用业余时间为老年朋友讲有关书画方面的课程,时间不限,教会为止,并承诺一小时付200元授课费。当时每晚至少要讲两个小时左右,共讲课40多天。授课期间,四海被老年朋友渴望学习艺术的热情感动了:作为新时期的当代军人,理应献出自己的才华和爱心。于是,他决定分文不取、义务讲学。就这样,他每天下班后拖着疲备的身体,慌忙吃上几口饭乘换两次公交车才能到达,但一站在讲台上授课全身的疲卷全然消失。由于夜间美术创作比较晚,平时四海把午休看得非常重要,但为给老年朋友上高质量的课,就把午休改为备课时间。为使大家及早掌握绘画技法,他专程去荣宝斋用微薄的津贴自费购来一些绘画工具和纸张发给大家。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既给老年朋友们带来了学习艺术的乐趣,又充实了他们的晚年生活。每当四海听到有老年朋友书画获了奖时,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有人说,四海放着挣钱的机会不要,图个啥?他说:“图的是让他们老有所获、老有所乐,因为每个人都有老年时龄,真情、爱心比金钱更可贵”。而今,每逢佳节还有老年朋友邀他到家里去吃饭。
      四海就是这样一个人,外表朴实无华,内心热情似火。他用自己的一举一动,使老少年朋友感受到了关怀和温暖。
      对自己的作品珍爱有加却淡泊名利,用
    手中笔画出一幅幅建设精神文明的活图画
      四海性格平和宽厚,重情意、轻名利、喜安静。其良好的品格充分反映在作品上,画风清逸隽秀,格调高雅。因此在军内外多次的重要展览中,他的作品都受到良好的评价,并获收藏家的重视。他的多幅作品还作为礼物赠送企业和个人,无偿捐献给地方政府和部队机关等单位。他经常为老人、孩子和残疾人义务讲授书法美术知识,赢得群众的广泛爱戴。
      四海的画在军内外有了一定的影响后,首都几家广告公司、文化公司和设计部门,高薪聘请并许诺一定职位,都被他婉言谢绝。四海说,我到地方工作薪水会比在军队多得多,但我深知是部队培育了我,理应用手中的画笔对祖国、对艺术、对战友炽热感情画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图画。
      四海不仅坚持对绘画和书法创作艺术的不懈追求,而且还持之以恒地习武强身,且有深厚的武术根基。当人们遇到危难时刻,他总是临危不惧冲锋在前。是年,他在去《炎黄艺术馆》看画展乘328路车途径亚运村站时,车内上来一男青年站在一女青年身旁,并不时对其动手脚搭讪,女青年连说不认识他,但都没能让那男青年停止对他骚扰,身为军人血气方刚的四海实在看不下去,便上前制止。没想到,那个比他高出一头的青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依然如故。在同一车站下车后,那青年仍然无理纠缠女青年,四海好言相劝,不但不听,而且口出狂言:“穷当兵的,找打啊!多管闲事!边说边动起手来。四海忍无可忍,还击一拳,那青年突然倒下,后脑磕在水泥地上,顿时头破血流,暂时休克。四海赶紧叫来出租车,送他去医院。刚到医院门口,那青年醒了,第一话就是:“解放军叔叔,我再也不敢了!”……
     四海是一位才、艺、德都较全面的优秀青年军人,在本职岗位踏实工作,勤奋攻关,多次立功受奖。
(此文章先后刊登在工人日报、法制日报、劳动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