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许四海的艺术空间
画家许四海

  许四海,中国国学院大学书法教研室主任、导师,大公国学书法院院长,华粹书画院院长,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
  先后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宋庄画家村,山东济南、日照、淄博、寿光,湖南长沙等地成功举办个展。被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湖南电视台、人民网、中国军网、中国文化网、齐鲁网,《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法制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书画报》、《华商报》、《中韩文化杂志》、《汽车杂志》等二十多家媒体进行了专访报道,出版有《许四海画集》、《2007许四海自选小品集》、《2009许四海自选作品集》、《清风雅韵——许四海工笔画集》、《当代实力派艺术家——许四海》、《赵体楷书免墨水写字帖》等著作。
联系电话:13651248826阿辉

畅游在浩瀚的墨海(记者:姚昌德 张文萍 冯金源 于淼)

记者:姚昌德 张文萍 冯金源 于淼
记者:姚昌德 张文萍 冯金源 于淼
畅游在浩瀚的墨海
─—第二炮兵军旅青年画家许四海
记者:姚昌德 张文萍 冯金源 于淼
采访缘起
      北京初秋,蒙蒙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城市。
      街道上车水马龙,行色匆匆的人们为了目标和梦想忙碌奔波。
      也许是为了寻求父母那期盼渴望的眼神,也许是为了赢得朋友那钦佩肯定的掌声,也许是为了给自己实现那许诺已久的誓言,本文主人公许四海立志用手中的画笔,在军营中书写壮志人生。
      许四海的眼神中,有一种睿智,背影挺拔矫健。他用行动证明,一个农家子弟是如何构筑起自己绚烂多彩的理想殿堂,而那一幅幅精美绝伦的画卷背后,又汇聚着多少常人难以想像的汗水与辛酸。
 
      早在15年前,记者在南国大山深处的战略导弹部队某导弹发射营认识许四海时,他还是一个刚刚迈入军营的新战士,长的白白净净,说话有点腼腆,朴实的言谈中折射出不凡的睿智和灵犀。时间如白驹过隙。15年后,许四海这位来自冀中平原的小伙子,怀揣一颗美丽的丹青梦,在浩瀚的墨海中历经一番畅游后,已从雄壮的绿色导弹方阵中脱颖而出,并迅速在中国书画界走红,成长为一位名声显赫的当代军旅青年画家。
      十多年来,作为第二炮兵某部的许四海,在完成大量而繁重的工作之余,创作的美术作品先后在全国美展获奖,并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重彩画协会吸纳为会员;被中国画院、第二炮兵美术创作院等单位聘请为专职画家,《中国书画艺术博览经典》、《当代书画艺术家大典》等书刊收录他数十幅作品。
 
少年萌发丹青梦
    
      许四海有幸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里,父亲、哥哥、姐夫都曾当过兵。儿时的四海生活无忧无虑,但不幸的是,在他8岁那年父亲就离开人世,家里的生活一下从波峰跌进了浪谷,让他过早地体验了生活的艰辛。也许是受父亲和家乡民间艺人的影响,他从小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当一名穿军装的画家。因为当兵、作画两个梦想都一样让他迷恋。
      尽管自小家境如贫,买不起毛笔、墨砚和纸张,但四海对书画艺术的追求和钟爱始终未减。他白天上学、放学后打猪草,夜晚还在煤油灯下画画。没有画笔和纸张,他就用烧剩的木炭头在地上信手涂绘,用旧毛笔蘸着从锅底剐下的黑灰在作业本的背面练笔,找来写剩的粉笔头在柜子板上照着连环画描摹。10岁那年,当兵的姐夫知道他酷爱画画,探亲回家时花了十几块钱给他买来一盒国画颜料,他兴奋地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可十几块钱的东西,妈妈不舍得让他用,一直给他保留着说:“等你长大了,画得好一些的时候再用吧。”当时家里确实很穷,几口人等着吃饭,他还要上学,妈妈心里着急时总是偷偷抹眼泪,四海看在眼里,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报答亲人。
      幸运的是,在他12岁那年,经人介绍得以拜县美协主席陈从容先生为师。他才真正推开了艺术殿堂的一条门缝,知道了画与画分门别类。并且开始对国画有了系统的认识。一到周末,他就骑着家里唯有的一辆破自行车,赶30多里的乡村小路,到城里的老师家里虔诚地聆听教诲。一年冬天,雪下得很大,寒风刺骨,由于路太远,母亲看他年龄小,怕路上出事故,劝他不要去了。但他坚定地蹬上自行车,消失在母亲牵挂的目光里。可刚走了几里路,自行车就骑不动了,因他用力过猛,自行车链条断了。荒凉的原野里,积雪没了脚面,无助的四海咬紧牙关,推着笨重自行车,踏着积雪一步一步艰难地向老师家里迈去。平时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整整走5个小时,赶到陈老家时,已成了一个雪人,不爱言语的老师一把抱住他,也更加坚信,四海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梦想在军营展翅飞翔
 
      1991年12月,许四海怀揣着自己高远理想,参军来到南国大山深处的战略导弹部队。军营这块神奇的热土更加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给他的艺术生命注入了新的灵气,也赋予了他更广阔的艺术空间。出板报、刻会标、写对联,部队为他提供了一个展现自己的大舞台。为发挥特长服务部队,他不畏劳苦,夜以继日地无偿给部队出了数百块高质量的黑板报、墙报和橱窗,丰富了军营的文化生活。翌年,许四海在参加湖南省“绿洲之赞美术大赛”中国画作品荣获二等奖。
      消息传来,大山深处的军营沸腾了,战友们放了半天鞭炮,庆祝初出茅庐的他一炮打响,那一天连队象过年一样。四海的眼眶湿润了,想想不当兵,哪有眼前的一切。更令他感动的是,自己还是一个新兵时,连队干部看他爱画画,专门收拾出一间工具房,给他当画室用。简陋的画室没有窗户没有电灯,白天夜晚一样黑,他就用微薄的津贴费买来蜡。夏天蚊子多,啪!啪!他沉浸在书画的艺术里,全然不顾周围的影响,实在受不了他就涂上点风油精。冬天,没有暖气,他就一边用嘴哈着热气,一边投入地画画。有了一个平生属于自己的画室,他感到特别的幸福,画画的劲头更足了。白天忙工作,休息的时候有的同志打牌聊天,他却躲进画室,不知疲倦地醉心于画作。在那个黑暗、不通风、不通电的画室里,开始了自己追梦的历程。
      由于表现出色,三年后四海被调到了二炮机关工作,在首都艺苑高手如林的舞台上,他深感自己的差距,依然苦练不辍,几乎没有一天在深夜零点前睡过觉。1995年,经部队领导和名家推荐,四海先后来到中,央美术学院和北京画院深造,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认真聆听教员的每一课,用心揣摩技法,潜心研究绘画理论,课余时间更是把全部精力用于丹青翰墨之中。
      经过首都书画界名师专家的悉心指导,四海的书画艺术突飞猛进。但他不感到满足,四海是书画艺术痴迷者,感觉来了,立刻拿起了笔,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潜心创作时常废寝忘食。夜深人静的夏季,往往是他灵感喷发的时候,为防蚊虫叮咬不惜用数瓶花露水涂抹全身。有时创作得晚了,他连宿舍都不回了,就在画室席地而眠。由于创作多是在夜间,熬夜、缺觉是长有的事,然而艺术创作对于身心的滋养,又总是让他富有活力和情趣。
      毕竟是一个兵,军营的生活是紧张的,他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搞创作。为此,给自己定了个规矩:白天专心工作,晚上六点开始作画一直到深夜12点。10年了,他一直坚持着雷打不动。有人问他这样活得不累吗?你可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啊!他只是含笑不语。有那么关心爱护他的领导和同事,有他钟情迷恋的绘画事业,四海时时感到被幸福包围着,为此,他对自己执着的事业更是不敢有一丝的的懈怠。
 
铿锵的脚步不停息
 
      四海性格平和宽厚,重情意、轻名利、喜安静,这种良好的品格充分反映在作品上,他画风清逸隽秀,格调高雅。在军内外多次的重要展览中,他的作品都受到高度赞扬。在2003年参加全国“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美术作品展上,他创作的高1米长4米的巨幅《和平的芬芳》以色调明快,整体感强,意境深远而得到各界人士和专家学者的好评,并受到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将军、外交部长李肇星同志的赞扬和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四海的作品多次受到收藏家的重视,他的多幅佳作被作为礼物赠到国外,无偿捐献给地方政府和部队机关等单位。加上他经常为老人、孩子和残疾人义务讲授书法美术知识,赢得广大群众的爱戴。
      四海的画在军内外有了一定的影响后,首都数家广告公司、文化公司和设计部门,高薪聘请并许诺一定职位,都被他婉言谢绝。四海说,我首先是个军人,然后才是个画家!我到地方工作薪水会比在军队多得多,但我深知,是部队培育了我,理应用手中的笔对祖国、对艺术、对战友做出汇报。朴实的话语里充满了感激,多年的辛苦努力能够得到认可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更何况这份努力的背后夹杂着数不尽的苦辣酸甜。
      艺术上的成功,也为他赢得许多荣誉。《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光明日报》、《中国书画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中国艺术教育》等十多家媒体先后多次介绍了许四海军旅求艺的人生经历。在感动读者的同时,也深深地促动着四海,为他在绘画创作上增添了无穷动力,一颗艺海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此文章先后刊登在《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